乳博士 第十章 手术

情感小说2023-01-11



黄天全都看在眼里,知道大事不好,却完全对自己要被干什么毫无头绪。正着急时,乳牛们又来了,这次她们把黄天抬了起来,放到旁边的手术臺上。

黄天简直快急疯了,他知道有什么残酷的事要发生了,但自己却一点办法都没有!黄天不断的在心中呐喊:“天呀!天呀!快救救我呀,我一辈子除了被文哥改造过后,才犯了色戒之外,什么坏事都没做呀!”

这时黄天感到这张手术臺动了一动,上半身稍微被抬了起来,自己的头被一双玉手移动了一下,黄天看到穿着护士装的美女正用推车推着一台至少60吋的大电视进来。

房间里就二个白衣护士的脚步声忙来忙去的,黄天只剩眼球能动,所以也看不清楚到底是谁,她们在干什么,而自己的头被调整到正对着大电视。

看着电视“哇!我想起来了!”黄天忽然想起,当年被改造时也是这样,强迫看着萤幕,又想起当年被黑人强奸的情形,黄天的眼泪开始噗漱的流了下来。

这时其中一个护士好像看见了,就过来拿着手帕细心的为黄天擦着泪,边安慰着黄天说:“乖,黄先生,不会很痛的,待会一下就好了,别怕,别怕。”

这时黄天才看清楚这个美女护士的脸庞,黄天在心中叫着:“你是那对助紂为虐的双胞胎吧!快放了我!”无奈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这时文哥的声音再度接近,电视忽的打开,出现了文哥的身形,后面还站着贝儿,只是这次他们都穿上了全套蓝色的手术衣,头脸也让口罩跟发罩包着紧紧的,黄天见贝儿在帮文哥消毒双手,知道事情快发生了,可是越急越想不出头绪。

这时文哥好像消毒完了,抬着消毒完的双手走向镜头说道:“玉洁、玉清你们辛苦了,这次手术过程将是一次值得骄傲的历史,你们要好好记录下来。”

文哥说完就走到手术臺前说道:“现在是6点30分,变性手术开始。”

“什么!变性!畜生!快住手!你敢再继续下去,我活着出去就把你碎尸万段!”黄天心中不断的叫駡,但还是徒劳,一个声音都出不来,还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电视机中他珍爱的阳具正被文哥摆弄着。

文哥弄了一阵,就笑着道:“贝儿,看样子我弄还是不行,你来帮奸夫吹起来。”

贝儿虽然满心的不愿,但是想到惹恼文哥,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只有配合的含住了黄天那只软趴趴的阳具,贝儿仔细的用舌头在黄天的龟头上逗弄着,原本软软的小家伙马上涨大了起来,塞满了贝儿的小嘴。

文哥边看边笑:“贝儿,你真利害,真不愧是我的小淫妇!”贝儿听了虽气,但也没有办法,只有用狠狠瞪了文哥一眼,继续的用心吹吸黄天的珍棒。

黄天虽然不能动弹,但身体的感觉并没有消失一点,反而更敏感些,看到自己的小弟被贝儿这么吹含,当然一下子就威猛的挺立起来,但是想到之后会遭遇到什么酷刑,喉咙好像就松开了一些,虽然不能说话,还是开始咿咿呀呀叫了起来。

文哥见状道:“吵死了,玉清,再给他加一针。”

玉清听命马上跑了过来,又往黄天的喉头扎了一根麻醉针,刚刚能呻吟的黄天这下马上静了下来,就只能继续流泪。

这时文哥拉开了贝儿,在黄天的阳具上绑上了一个橡皮筋,那个橡皮筋刚好紧紧的圈住龟头,让黄天的精液一直锁在阳具中,精液没得宣泄,就一直锁在宝贝里强迫膨涨,黄天涨痛不已,可是连叫也不行,动也不能,黄天心中不断哭喊着:“这就是活地狱吧!杀了我吧!杀了我比较痛快!”

可叫不出来,旁人哪懂他的心声,文哥继续着作业,把龟头上的橡皮筋连上了两根有弹性的绳子,吊在手术臺两边的支架上,固定住那根粗黑的阳具,又拿起一隻亮晃晃的手术刀,就往黄天的阳具逼近。

这是男人最大的恶梦吧,黄天已经放弃了,只会自暴自弃的想着:“给我一个痛快!给我一个痛快!”

可文哥并没有切下去,而是拿刀仔细刮除黄天的阴毛,黄天看到这情况,一时之间松了好大一口气,但马上想到:“剃毛后就会被阉了吧,我要变成太监了。哈哈哈!”

在这么想后,黄天心中暗惊自己还有笑的空间,自己已经精神错乱了吗?赶紧不断提醒自己道:“黄天,你一定要撑过这一关,不要被逼疯了,不要被逼疯了。”

这时黄天见到文哥拿着他的阴毛凑到镜头前道:“老弟,你就要变成小妹了,放心,我一定会用心做,让你变成真正的美人,呵——”

仇恨也能激起生存的斗志,被文哥这样一激,黄天原本溃散的精神又聚集了起来,黄天不断鼓励自己:“没关系,我一定要活下去,只要活下去,就有机会报仇,到时候我才能死,我不能输,不能输——哇!”

就在黄天一直自我催眠时,文哥已经动手了,在黄天的根部划出了一道血痕,但却还是没切下去,“文哥迟疑了吗?你这个恶魔!不敢动我吧!快放了我!”无数混乱的想法又拥现在黄天的大脑中。

没想到文哥却是伸了个懒腰道:“贝儿,我想祸根还是你来断吧,这样黄天才会记住你永远是我的妻子。”说罢,就把手术刀漂亮的转了个圈,交到贝儿手上。

贝儿拿着手术刀,全身颤抖的哀求着文哥:“不要,文哥,拜託,到此为止吧,我知错了,我想黄天也绝对知道错了。”

文哥忽然目露凶光厉声道:“淫妇,叫你切就切,不要废话!”

贝儿吓的双脚一软,就蹲在地上哭了起来,没想到文哥还不放过她,把贝儿硬抱了起来,就抓着贝儿的手,狠狠的往根部一切!

“哇——”

手起刀落,惨叫的不是黄天,是被强迫执行的贝儿,阳根被切断后,就像火箭一样一飞冲天,连着橡皮筋弹到天上,同时从伤口喷出一道鲜血,正好喷溅到贝儿的口罩上,贝儿受这刺激,一声惨叫就昏了过去,倒在文哥怀里。

文哥怜惜的看着贝儿道:“辛苦了,贝儿。”就招唤玉清把贝儿扶到旁边的躺椅躺下,回来之后文哥满意的看着那根阳具还连着橡皮筋在空中荡呀荡的。文哥顽皮的抓停了阳具后,又弹了一下阳具,那阳具又在空中上下荡了起来,文哥笑着向黄天道:“黄天,你以后就正式当黄小柔囉,哈——”

奇耻大辱这个形容词已经不足以形容黄天现在的感觉了,黄天的声带竟然突破了麻醉,疯狂的叫駡着:“你敢再碰我的东西——别碰——!”

这时文哥看着叫駡着的黄天,又看了一下黄天浴血的伤口,好像想到什么主意般弹一下手指道:“玉清,用止血药,把伤口处理一下。”

让玉清处理伤口时,文哥解下荡在空中的阳具道:“吵死了,住嘴!”说着竟把阳具塞进黄天的嘴中,黄天一下子嘴被塞满,又感到一股腥骚的浊流从自己的珍棒中溢流出来,黄天无法阻止,也没法再骂,怕动了嘴会伤到自己的小弟,只有再度呻吟痛哭表达抗议。

这时玉洁拿着摄影机靠近,玉清则是拿着卫生纸擦着黄天的嘴角流出的液体,玉清道:“这就是黄先生的精液呀,被割下来还那么多。”

哀莫大于心死,一个男人在被迫阉割后,自己的珍棒跟精液还塞进自己的嘴里,精血还流的满口都是,再怎么坚强的男人都无法承受了,黄天的眼神完全涣散,只有傻傻的看着萤幕。

文哥看着黄天这样,跑到黄天面前贴近观察了一下道:“黄天,你认输了吧,认输了我就让你睡着再手术好不好呀。”

黄天已经全然崩溃,对文哥完全没有回应,只是傻傻的看着前方,文哥拿了一个小手电筒,仔细的照了黄天瞳孔,又取出黄天嘴中的阳具道:“黄天,现在你可以说话了,说呀。”

可是黄天已经失神了,还是傻傻的望着前方,就在文哥考虑着下一步时,传来贝儿的声音:“文哥,拜託你了,我跪着磕头求你了,真的帮他麻醉吧,不要再作孽了,不看我也替我们的孩子积点阴德吧!”贝儿就这样跪伏在文哥的脚下不断哀求着,文哥冷冷的看着贝儿道:“到现在你还帮着奸夫呀。”

贝儿继续哭求着:“没有!没有!你也有看到录影带,我拒绝他的,我只是不想再作孽了,我求你了!”

文哥看着贝儿这样,眼神又软化了下来,扶起了贝儿道:“你也没说谎,好吧,我就真的替他麻醉。”

贝儿听了破涕为笑,就扑倒在文哥的身上,文哥轻拍的贝儿道:“好了,好了,一切都没事了。”

夫妻和合,文哥、贝儿、玉洁、玉清加上黄天又开始了漫长的变性手术。


推荐搜索

pacop
松本まりな
情趣丝袜
吴兰馨紫
二十小时
s级女优
中文乱佗
维吾尔族
高清做爱
朴洪均
黄永刚
便利店
少妇
女僕
宇植
小媛
而由
關門
镜头
川村

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本站内容收录于世界各地,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